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专栏 > 关爱失独者 > 失独家庭,生命之痛!

失独家庭,生命之痛!

8月前发布:2022-01-11浏览:30次共52个评论收藏:14次
中国每年新增7.6万个失独者家庭,50岁以上失独群体日益庞大,全国失去独生子女家庭已经超百万个。“失独者”长期陷入常人无法想象的痛楚当中,承受着极大的精神折磨,经常躲避着世俗人伦。他们的余生何处取暖,何解伤痛,这是一个重大的社会命题。
失独家庭,生命之痛!
世上有一群父母,他们的年龄大都五十开外,经历过上世纪50年代经济困难、60年代文革浩劫、70年代上山下乡、80年代一胎限制、90年代的分流下岗。在积极响应“只生一个好”的计生国策后,唯一的孩子却不幸离世。他们由此陷入常人无法想象的痛楚当中,垂暮之年的他们,余生该如何度过……
失独妈妈自述:突然有一天我老无所依两个长时间登录的QQ账号藏在电脑屏幕的两侧,左是儿子,右是母亲。赵女士挪挪鼠标,主窗口听话地弹了出来。以这样的方式,她枯坐家中,每天跟儿子共处20个小时。电脑开机,世界重启,母子便可在显示器大小的家园里半步不离。
2010年成为赵女士27岁独生子的人生终点站。在单位组织的集体出游中,带队前往的儿子因一场意外没能回来。至于事故细节,临闭眼前有没有话,没人愿意告诉他的母亲。“问他同事,全部都封闭,谁都说不知道,就告诉我脑干出血。”单位提出了65万的补偿,赵女士多一分钱也没争取。“儿子在那儿干得好好的,我觉得这样没意思。”她说,“要不然儿子肯定说我,妈你干嘛,拿我换钱啊?”哀伤在晚上7点的键盘下流淌。这是赵女士所在的失独父母QQ群的聚聊时间。即便偶尔不在家,她也要交代群友:受累,帮我儿子把菜收了。
儿子出事后,儿媳把丈夫的QQ密码告诉了赵女士,她勤学苦练,掌握了如何上网。早上一起床就去点亮儿子的QQ头像,似乎也顺便点亮了母亲活下去的微光。“现在电脑就是命,不管在做什么,我都要开着机,要没有电脑我们这群人真得疯。”赵女士说。
但在这个年龄段里,会上网的失独父母,毕竟是极少数。“中国式失独”现象有着独特的历史因素,“养儿防老”,不光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这些遭受了巨大伤痛的父母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从阴霾中走出来。逝者已去,过去的事情无法再改变。只是希望政府在政策上能对这些当年“积极响应生育政策”的人以倾斜,提供相应的制度保障,更希望普通人能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怀与温暖。